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?>?情感控制

第五百八十八章 情债最强圣帝最新章节

本站2019-07-0848人围观
简介 “这……”陈嫣的真情流露,林宇一时间也狠不下心来,女人似水,他实在不忍心去搅浑这纯净的水。 “不大好吧?”林宇轻声道。 黑暗中,陈嫣的声音愈发微弱了起来,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,她……

第五百八十八章 情债最强圣帝最新章节

“这……”陈嫣的真情流露,林宇一时间也狠不下心来,女人似水,他实在不忍心去搅浑这纯净的水。 “不大好吧?”林宇轻声道。

黑暗中,陈嫣的声音愈发微弱了起来,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,她……似乎在脱衣服。 “……”林宇现在欲哭无泪,他担心玩意擦枪走火就不好了,况且这都是情债,很难还的……“为什么想躺在我的身边?这样吧,你睡床上,我睡窗沿上……”一个美女夜半三更想跟他睡觉,是个血气方刚的正常人,都会春心萌动。

当然那种基佬可以排除。

但林宇不是……不过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,他做不出这种事情来,哪怕是陈嫣自愿的。 而且,林宇总觉得陈嫣肯定是有苦衷,否则不可能拿清白开玩笑,男女同床共枕,真没发生什么,也没人会相信。

“你明明知道,我喜欢你……我不奢求天长地久,只求这一晚你属于我……”陈嫣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了。

从当初林宇经过太乌府城,身份变成大夏太子之后,他就觉得失去了这辈子最重要的东西。

直到这次林宇回来,她才发现,自己已经无法自拔地爱了上他……但陈嫣也明白,太子林宇不可能属于她一个人,所以她只想拥有这一天……就足够了!林宇心中的某根弦被触动了,他终究不是圣人,做不到无欲无求,陈嫣的真情吐露就跟如嫣一样,如一根针扎在他的心口。

“你这是何苦呢?”“我愿意!”好吧!林宇深吸了一口气,他决定今晚什么都不做,就跟当初在东宫的时候,对待太子妃朱筱云一样。 于是他上床躺了下来,并且跟陈嫣保持一定的距离。 林宇心中已经有了决定,他会趁天还没亮的时候,离开酒楼,保住陈嫣在太乌府城的名声。 但……就在林宇刚躺下去的时候,枕边的人儿突然在林宇面前洒落了什么……一切来的太过突然,林宇当时就感觉到昏昏沉沉了起来,他心中大惊。 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正在占据他的内心。

“你干什么?”林宇发现他居然都说不出话来了,身体更是酥麻无比,就连体内才气与才华,都仿佛受到了影响,变得缓慢凝滞。

林宇试图让九层琉璃塔颤动,但发现根本没有任何用处……不过……林宇却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杀意。

他只是感觉到了……一双小巧的手,正在颤抖着脱他的衣服,林宇当时都给整懵逼了……他觉得自己正在遭受一件对男人来说是耻辱的事情。

“不要这样子,陈嫣,你有什么苦衷告诉我。 ”林宇嘴唇微动,但却发不出任何声音,似乎刚才陈嫣洒落的东西,药效不是一般的强大。 “对不起,当初我跟父亲离开的时候,从父亲那里知道,方清雪并不是你的妻子,于是我在太乌府城静静地等待,等待你发现真相,然后……到总督府来求亲,然后嫁给你……可是没想到你却是这大夏的太子。 ”“可是……我的心里已经深深地烙印下了你的影子,此生,我愿只属于你一人……”陈嫣哽咽着诉说的同时,边一件件脱掉林宇的衣服……裤子。 林宇感到无比的羞愤。 堂堂七尺男儿,还是文到大宗师,竟然……竟然被一个弱女子给下药迷倒了。

“不要做傻事,陈嫣,你有美好的未来,我不想辜负你,但……啊……”林宇嘴唇动弹中,努力地想要说出话来,但说出来来却是咿咿呀呀的声音。 突然,他感觉到裤头都被陈嫣拔掉了。

“我选择死亡可以吗?老天……”林宇快哭了,他希望陈嫣能够迷途知返,不要做出这种事情来。

但他的念头才刚闪过,他便感觉到一句温热柔软的胴体,已经压在了他的身上。 甚至,林宇还能感觉到陈嫣温热的眼泪滴落在他的脸上,然后嘴唇被陈嫣的樱唇所覆盖……不……林宇感觉到那不可描述的东西如同铁杵傲立,当时吓得浑身发抖。 然后,他感觉到了一份阻碍跟紧致,以及来自陈嫣的轻声痛呼……不知道过了多久……林宇睁开眼睛,而天已经蒙蒙亮了,在发现身体能够动弹后,他转过头看向枕边。

但却没有发现陈嫣。 掀开被子,胸膛处有清晰的红色爪印,还有肩膀上被咬的齿痕,随后林宇看到了床单上那触目惊心的一抹红,似是梅花般妖艳……“傻姑娘,何苦呢?”林宇怔怔出神,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,看来……此生注定又要多一笔情债了。

在房间的浴桶中洗完澡,穿上衣服,林宇看到了房间桌上留下了一张纸条。 “此生,惟愿君安,嫣儿所爱,海枯石烂亦无悔……”林宇沉默地将陈嫣留下的指条放在了须弥手镯中,将那沾染陈嫣处子之血的床单收了起来。 随后,林宇独自离开酒楼,直接策马前往总督府。 当亮明身份后,总督府侍卫连忙跪迎,同时门房立刻跟总督陈廷均汇报。 陈廷均本来正想询问女儿陈嫣一些事情,什么时候回来的,脸色为什么这么差。

谁知道还没问出什么来,就听到了太子殿下驾到的声音。

当时便换上衣服,前去前堂恭迎,而陈嫣儿更是慌忙不已,直接在房间里躲了起来,脸红的跟熟透的苹果似的。

林宇一袭锦衣白袍,正负手看着前堂上悬挂的一幅山水画,气质出众,仿佛他刚从画中走出一般。

陈廷均都忍不住看呆了……这才过去多久,林宇的气质就发生了如此可怕的变化?堪称翻天覆地也不为过。

“下官拜见太子殿下!”陈廷均躬身揖礼道。

林宇转过身,神色颇为复杂地看着陈廷均,陈嫣成了他的女人,那么……陈廷均现在又算什么?陈廷均跟风白羽不同,一个是含辛茹苦地将陈嫣抚养长大,父女情深,但风白羽跟姜灵儿却更像是拥有血缘关系,但却没有父女之情的那种……“本宫是来找陈嫣的,让她出来见本宫,本宫有话要对你们说……”林宇在前堂主位上坐了下来,随后发现陈廷均竟是一脸发懵的样子。 林宇怔了一下。

似乎到总督府来找人家的闺女,好像真的有点直接了啊……不过,管他呢。